X
央行16日定向降準 貨幣政策難迎全面寬松 央行16日定向降準 貨幣政策難迎全面寬松
來源:騰訊財經  發布時間:2014-6-12 17:17:02

6月9日晚,央行宣布從2014年6月16日起,對符合審慎經營要求且“三農”和小微企業貸款達到一定比例的商業銀行下調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本次定向降準的目的是有針對性地加強對“三農”和小微企業的支持,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這是繼4月25日下調縣域金融機構存準率后,央行在一個半月之內的第二次定向放水。分析人士表示,雖然定向降準有成為常態的趨勢,但在當前復雜的經濟形勢下,短期內貨幣政策還難以迎來全面寬松。

央行表示,此次定向降低準備金率就是要鼓勵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將資金更多地配置到實體經濟中需要支持的領域,確保貨幣政策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更加順暢。當前流動性總體適度充裕,貨幣政策的基本取向沒有改變。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適度流動性,實現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適度增長,促進經濟健康平穩運行。

按照央行的畫線,“三農”和小微企業貸款達到一定比例是指:上年新增涉農貸款占全部新增貸款比例超過50%,且上年末涉農貸款余額占全部貸款余額比例超過30%;或者,上年新增小微貸款占全部新增貸款比例超過50%,且上年末小微貸款余額占全部貸款余額比例超過30%。按此標準,此次定向降準覆蓋大約2/3的城商行、80%的非縣域農商行和90%的非縣域農合行。

此外,為鼓勵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發揮好提高企業資金運用效率及擴大消費等作用,下調其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由于能對流動性產生影響的四大國有銀行和體量較大的商業銀行并不在此次定向降準范圍內,多家機構看淡了央行此次定向操作對市場的影響。

招商證券研究發展中心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表示,此次定向降準釋放資金大概為600億人民幣,對整體流動性影響不大。“央行再度定向降準而非全面降準,表明央行維持現有貨幣政策基本取向不變的態度,通過定向放松等更有效的手段解決利率傳導不暢問題。”

中金債券報告稱本次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700-800億,略低于此前預期的1000-2000億,也沒有超出市場預期,釋放資金規模遠不及一次全面降準。從二級市場資金融入看,城商行和農商行是主要的資金融入方,此次定向降準將降低二級市場融資需求,有利于資金面穩定,預計六月出現錢荒的可能性低。

中金債券表示,考慮前期利率下行已反映資金釋放影響,此次釋放資金規模也未超出預期,預計利率下行空間有限。定向降準反映定向貨幣寬松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基調,預計未來或有進一步寬松政策出臺,包括放松貸存比和信貸額度控制。隨著定向寬松的逐步推進,信貸投放或將增加,社會融資規模也有望回升,這有利于經濟企穩反彈。

海通證券宏觀債券首席分析師姜超則認為央行的二次降準,體現了總理“加大定向降準力度”政策精神,主要為改善流動性,增加有效信貸投放,未來定向寬松政策仍有望持續。“當前經濟有效需求不足,因而單純貨幣數量寬松政策效果有限,要降低融資成本、增加信貸需求,或仍需使用利率政策。”

觀察人士表示,央行今年以來操作的兩次定向寬松,實際上都是體現了決策層的意志和態度。

4月16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分析研究一季度經濟形勢,部署落實2014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任務,確定金融服務“三農”發展的措施,決定延續并完善支持和促進創業就業的稅收政策。會議要求加大涉農資金投放,對符合要求的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和合作銀行適當降低存款準備金率,落實縣域銀行業法人機構一定比例存款投放當地的政策。

此次會議一周之后,央行就宣布從2014年4月25日起下調縣域農村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下調縣域農村合作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5月23日,李克強在內蒙古自治區考察調研時表示,金融是經濟發展的血液和重要支撐。要針對企業反映的實體經濟資金總體緊張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運用適當的政策工具,適時適度預調微調,盤活資金存量,優化金融結構,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增長,推進金融改革,營造良好的金融環境。

5月30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深化金融改革,用調結構的辦法,適時適度預調微調,打通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經脈”,加大“定向降準”措施力度,對“三農”、小微企業等符合結構調整需要、能夠滿足市場需求的實體經濟貸款達到一定比例的銀行業金融機構適當降低準備金率。

李克強總理在兩個月內連續兩次強調了“定向降準”在貨幣政策的微調中的重要性。而央行也對決策層的部署迅速跟進,實施定向寬松。

從去年以來,越來越多的市場人士開始預期中國的貨幣政策在今年將迎來全面寬松。對此,央行行長周小川在5月初的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進行了否認,周小川說,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國務院還是很明確的,不要采取所謂大規模的刺激政策。“從央行來講,進行逆周期調節,如果我們發現出現有周期性變化,進行逆周期調節,而且絕大多數是微調。這種微調應該始終都是在做的。不管你看見沒有看見,我們都在做。微調的調節在宏觀審慎調節工具有一些是在流動性方面。在積攢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需要典型的貨幣數量工具、貨幣性工具、政策性工具邁臺階。那些工具一走就要走一個臺階的,那個需要更多的考慮。”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央行原副行長吳曉靈此前表示,存款準備金率已成為對沖高額外匯占款的工具,存準率的調整會引起較大震動,而我國外匯占款數額巨大,降準吐出的頭寸會對市場產生較大沖擊,所以央行不會輕易全面調整存準。

另外,當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銀行資金會更多流入軟預算約束平臺,全面降準勢必帶來這些平臺債務的再度擴張。有專家分析稱,事實上,無法控制資金流向,擔心債務再擴張正是當前央行不愿全面降準的原因之一。

 

送给彩票投注站的锦旗 意甲赛程赛果 明天涨停股票 刮刮乐可看透的技巧 贵州11选5规则 pc蛋蛋破解 中文在线股票行情走 怎样网络赚钱 下载单机长沙麻将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手机捕鱼游戏平台下